当前位置:主页 > 管家婆 >
2018东方心经彩图第十三章 魂斗
更新时间:2019-10-06

  “小师傅,奴家被夫君抛弃了,奴家真的没有私通啊,他为何不信我?”一女子抱膝,泪流满面,看着走近的修缘,很是伤悲。浓浓哀伤浸满了周身的一切。修缘顿时觉得自己好像遗失了什么最重要的东西,心中空落落的。是心魔?!修缘摇头暗付,惊的退了两步,赶紧捏决稳定心性。

  “臭和尚!我要杀了你!男人都是负心汉!有了新人忘旧人!”一把尖刀闪着寒光,又一名女子尖啸着朝着修缘的后心刺来。修缘错步躲开,女子面貌狰狞,疑似遭了莫大的背叛,以致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愤怒癫狂的状态。

  “小师傅,出家人,救苦救难的佛祖,奴家的手脚都断了,你发发慈悲给我接上吧”脚裸一凉,修缘低头,一女子佝偻着在地上,宛如一条大型的爬虫般,咬着修缘的脚踝,抬起自己的双手,翘起双脚展现给修缘看,双手双脚尽断,切口整齐,仅剩一层皮肉连着,切口处白骨森森,殷红一片。修缘惊骇只觉得手脚僵硬,似不在自己身上一般。

  “我的孩儿啊!你还我孩儿!你还我孩儿!”一蓬头垢面的女子冲上来,不停的摇着修缘,歇斯底里。

  “她只有这么大,一口奶都没喝上,我都没来得及看清乖女的模样!”女子跪倒在地,捂着心口,绝望到无法呼吸,心口猛然一滞,修缘似感同身受

  “哈,嗯~~啊~~~”一阵香气袭来,一柔软无骨的身体如蛇般缠上了修缘的身体

  “小师傅,做出家人何其无趣,不如与奴家云雨一番,好好尝尝那人间极致的乐趣”媚骨天生,一张檀口贴在修缘的耳边,吐气如兰,不停地呵气挑逗,刚从那种令人绝望的深渊中出来修缘竟觉得气血开始翻腾,媚术!!

  “女施主,请自重!”修缘不停地躲着女子似八爪鱼的纠缠,这女子的香气令他鼻头发痒,他实在是不想一喷嚏打在女人的脸上

  “滋!滋!”拖得长长的磨刀声突然闯进修缘的耳朵,暗处一女子,慢慢的磨着刀,磨两下便在自己身上割了一刀,用自身来试刀锋的锋利程度

  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施主怎可轻易以身试刀?”看不得女子这般糟蹋自己,修缘上前劝阻

  “没钱买酒,将我娘卖与深山老林那父子三人做共妻,没钱进花楼,没女人泻火,竟强迫自己的亲生闺女,即便如此,竟还想着闺女做人妾,如此恶行,怎配做人父?!”女子冲着修缘吼了一声

  “我要等这刀磨好,磨的够快,够利,我要将他切成一片一片去喂那野狗!”轻轻的摸着刀,女子笑的残忍

  修缘皱眉,这是何地?黑天黑地,却能视物,空间看似不大,没有生机,只有眼前这数名怪异的女子。

  我不是入了锁魂阵吗?难道这是锁魂阵内部?这些女子莫非就是祭阵之人?祭阵之人不是那武公子的小妾吗?竟有这般悲惨遭遇?

  “诸位女施主,如今你我皆被捆在阵中,放下仇恨,方得自在。贫僧承诺破阵后必将引渡诸位入轮回”

  “奴家做错了什么?就因生的美么?”缠绵哀怨,媚骨天生的女子西子捧心,我见犹怜

  “我们已经死了!2018东方心经彩图,被困在这冰冷的地方,就是那负心人杀的”拿着刀,疯疯癫癫的指着暗自伤神的众人

  “不!武郎不会骗我!他说过:只要我们吃了这进入阵中的活人,我们就可出去了”其余女子皆摇头不赞同磨刀女子的话

  “阿弥陀佛,诸位施主,勿造杀孽,如若不然,便是万劫不复,无**回!”修缘双手合十,苦心劝诫

  “和尚,你无情无爱,自然不知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!”红衣女子,对镜描妆,温婉深情,妆后未遮面的半边甚是好看

  “花嫁之殇!”女子陡然抬手,一把脂粉扑上了修缘的面,修缘掩住口鼻急退。却发现无路可退。再看,方才一众怪异的女子皆不见了,就连那对镜描妆的女子也消失了。四下查看却发现身在一凉亭中,亭中有一盘未完的棋局,两盏冒着热气的茶,而自己正坐在执黑子一方。

  唰的起身!一片黑色的袍角映入眼中,低头,不似一贯白色的禅袍,而是黑袍,黑靴,周身黑气缠绕!修缘惊!左右张望,亭下乃是一弯幽泉,探头,一头罩黑色斗篷的陌生男子映入眼中!掀掉斗篷,修缘震惊的看着水中的倒影

  墨发飞扬,红眸睥睨众生,绯红的薄唇习惯性的勾起。如此勾勒出一张桀骜张狂的脸,这是他!二十年来虽不是日日对镜,但不会不知自己的长相!但这又不是他!虽是魔瞳但修佛心,他没有这般缠绕周身的煞气!

  “哎?修可是看见这亭下有什么稀罕物了?”一道清朗爽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修缘转头

  “梓枫?”轻喃出声,却立刻发现不是,香港马会内部资料甘肃省百姓文化广场惠民演出走进武威,梓枫虽是真性情,却行事颇为乖张,此人和梓枫一摸一样却正气祥和,中规中矩,是那日出现的战神!是梓枫的前世?!那自己?!

  “怎么,我去添壶热茶就不认识了?”来人举举手上的红泥小炉,走至桌边,将小炉放好,煨了茶

  “你该回了,在我这已逗留了三日,在这般下去,魔界众人会以为魔神大人被我拐走了,届时再攻打上来可是有了好由头”梓枫撑着下巴,略带打趣的说道

  魔神!?恍如一道晴天霹雳!修缘想过自己身份的数种可能性,却从未想过自己会是千年前神魔之战罪魁祸首!

  “我不是!”低吼出声!修缘一掌握碎了亭栏。潜心修佛的他怎可能是后世万人唾骂的魔神?后世妖魔四起,竟是他的错!梓枫陨落亦是他的过!这叫他如何能接受!?

  “修!”战神跃至修缘身后,穿过罡风,将手掌贴在修缘的后心,以自身的天罡正气来稳住修缘的心神,片刻之后,修缘的罡风消弭,整个人如同失了魂一般

  “我去静静”修缘低着头,幽幽的说道,他实在没有办法面对这样的结果,也不知该怎样面对前世的梓枫

  “修!”隐在假山后的战神,见状欲上前,却又停住,拳头攥紧,默默看着痛苦不已的修缘,似痛在了自己身上

  “小神好功夫!本座活有近八千年岁月,竟不知神界何时有了小神这般的英才”魔神抛给银甲战神一个精致的玉壶,自己拿起另一个顶开木塞饮了一口

  “魔神高看了,小神虽守南天门已有万年,但若没有魔神大人的相惜之心,两界也不会有万年太平”银甲战将大方接过,中规中矩拧开,轻碰了魔神的玉壶。以表敬畏之心

  “哦,原是本座孤陋寡闻了,小神竟比本座多了两千年修为”半是夸赞半是轻狂,夸赞是这区区守门小将竟可匹敌自身,轻狂的是即便多了两千年修为,也堪堪与自身平手

  “魔神谬赞,小神原是洒扫小仙,自没有宽裕的修行之时,承蒙天君赏识,方升了守门这才多了闲暇”半是承认半是告诫,承认技不如魔神,棋差一着,告诫的是,虽处弱势但这弱势微乎其微,若你强战,便随时奉陪!

  魔神举着玉壶的手顿住了,斜睨小神,绯红的薄唇玩味的勾起,有意思,区区一介守门竟敢叫嚣本座

  “从未有人如此忤逆本座,你是第一人!小神,你与本座在这无尽之海酣战三日,望你能留住性命赴本座的下个三日之约!”魔神一口饮尽,飞身而起,邪魅狂狷的声音远远传来

  前世开始,篇幅有些长,话说写到现在没人等女主吧?么有女主的,只有攻受。返回列表更新太慢